全国34个都市圈评估出炉 城市治理转向“奇特体

在与都市圈相关的密集举动中,透出“都市圈元年”,中国步入城镇化高品德发展的紧迫感,而都市圈的划定及其模式更成为关注焦点。

发展古代化都市圈“象征着中国从一个单打独斗的城市竞争时期进入了一个区域协同跟区域配合的时代。 ”清华大学中国城镇化研究院实行副院长尹稚这样表示,中国城市化进程还远未到收官阶段,人口向经济发达地区聚集仍然是个大趋势。如何避免以前“摊大饼式”的战术性错误,培育发展都市圈,从单一中央板块的核心城市走向区域协同式的发展是一剂良方。

国度发改委更是提出,站在都市圈乃至城市群整体利益的角度,加快构建都市圈协商合作的机制。比喻,允许都市圈内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地域调停。健全都市圈商品房供应体系,强化城市间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协同。

研究院城市群与都市圈研究分中心主任卢庆强对都市圈的看法是,将补充城镇化战略的最后一块版图,而未来中国将形成“城市群-都市圈-中央城市-大小城市协同发展-特色小镇-城市振兴”的策略格局跟全尺度的空间组合链条。

在国家发改委发布《对培育发展古代化都市圈的引导意见》(以下简称“看法”)10天后,3月1日,在培养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研究会上,国家发改委首次解读见解。与此同时,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与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奇特发布《2018年中国城市圈的发展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并宣布成破研究院城市群与都市圈研究分中央。

公民大学首都发展与策略研讨院院长叶裕民也认为,都市圈是大城市实现高品质发展的空间载体。

“都市圈是解决大城市病的有效途径,将核心城市非中心功能疏解到周边中小城市,有效缓解交通拥挤、房价高企等问题, 推动解决大城市病。”国家发改委打算司城镇化计划处处长韩云介绍称。

区域协同发展是大城市病的一剂良方